半夜醒來,在客廳看了兩集的《未來迷城》第二季。

  走到以前是我媽房間,而現在是我的雜物間。

  老媽禮拜天有回來,每次回來,那房間就會多出一些東西。

  她放了從來不跟我講,我拿了也從不先問她。

  這就是一種互相吧?

  上次是多了一"袋"新的0.25原子筆跟造型可愛的橡皮擦。

  但又消失了,我想應該是我媽拿走了吧。

  那時發現的時候應該先拿回房間放的說。

  而這次多了兩件"透氣防蚊門簾"。

  「等等裝起來了!」這是我看到時的想法。

  不過我想先整理客廳。

  其實每次老媽回來,都會幫我整理。

  但她的整理就是把東西歸位,掃地拖地。

  而我的整理是要減少空間,也就是丟東西,或者把東西拿到雜務間放。

  我喜歡精簡。

  因為我家不大......

 

  有些東西,你不想去整理它的話,那一定是有原因的。

  大大的狗籠,我兩個月前才收起來。

  我刻意挑晶晶不在的時候收。

  不是怕她會怎樣,是我知道我會克制不了我自己,而她看到了也不知道怎樣安慰我。

  把狗籠收起來要花多久時間?

  別人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花了兩個多小時。

 

  這次其實沒想過要收裝大大狗食的收納箱、狗碗、刷毛梳這類的。

  當在整理某個小籃子的時候,發現了兩個分別寫上95跟96的圓形牌。

  看著看著眼睛酸了起來,自然而然就皺著眉頭像是要防止什麼東西跑了出來。

  轉頭看收納箱,打開來,裡面的狗食已經開始發霉了。

  蓋了起來,閉上雙眼,慢慢的吸了口長氣。

  忘記多久我才把那口氣給吐出來。

  我只知道我不想吐,一吐,就必須做出某種決定。

  而淚水真的會模糊視線。

 

  還是有東西我真的沒辦法收。

  沒吃完的牛奶骨,是大大的快樂,收了,就像是收了大大的快樂。

  所以它還在客廳,大大的快樂還在。

 

  那天,大大很明顯的在抗拒出門,這是很反常的。

  但我還是把他送了出門。

  對我而言,是我親手送大大去死的。

  我永遠沒辦法原諒我自己,這我很清楚。

  我可以騙過任何人,我放下了,但我沒有辦法騙過我自己的心。

  我是兇手,我親手殺了我最愛的狗兒子。

 

  有時候我可以感覺到甚至聽到陽台大大的狗籠發出聲音。

  那是大大睡醒起身獨特的聲音。

  我從房間衝了過去,看了才想到,狗籠不是早就被我收了起來嗎?

 

  我夢過大大兩次,兩次他都很快樂。

  但是我抓不到他,因為他一值在跑,就像以前在家跟我玩捉迷藏一樣。

  有一次他好像想表達什麼,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想說什麼。

  我只知道我哭著跟他說對不起。

 

  眼淚到底會不會有流乾的一天?

  每當我哭完一次,心就少了一點東西。

  對事物的感覺就冷淡了一點。

  內心會有股衝動。

  這種反應讓我很害怕。

  我怕有一天我會克制不了內心那股衝動。

  但也許那天可能是我放下的那天。

  矛盾,也許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urt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